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互動>七一客戶端> 詳細內容

關注|“小故事”串起絲路歲月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顧 春 發布時間:2019-09-09 14:18:28 字體:

古老的絲綢之路,用繁榮的貿易將古代中國和其他國家聯系在一起,促進了中國與中亞、歐洲各國的交流和融合。

中國絲綢博物館精心選擇13個絲路人物,用500余件展品,組成“絲路歲月:大時代下的小故事”特展,為我們描繪了13個不同時代、民族、職業、經歷的人所遺留下來的“小故事”。“絲路沿途的使者、商團、牧民、船員、農夫、驛長、僧侶,都是絲路真正的建設者、守護者和見證者。通過文物展示人的世界,是我們的出發點。”中國絲綢博物館陳列保管部副研究館員、“絲路歲月”策展人之一徐錚說。

這13個人物,如何選出?“一是具有代表性,比如唐代前,沙漠絲綢之路貿易繁榮,駐守的將軍、驛站長官都是直接的見證者、參與者;唐代后,沙漠絲綢之路開始蕭條,但元、明時代,民族融合成為時代特質,歸附效力明王朝的蒙元人——昭毅將軍楊釗就是這段歷史的見證。二是看能夠借到的展品,是否足夠豐富,撐得起一個展覽。”徐錚說。

“沙漠絲綢之路”是絲綢之路的高峰。懸泉置遺址、李賢墓、史君墓等出土的文物,分別反映漢晉至元明時期絲路沿線的“驛站嗇夫”“河西將軍”“樓蘭貴族”“原州刺史”“沙州佛子”“粟特薩寶”“西州子錢家”等不同身份人群的服飾、文化、生活習慣、宗教信仰及葬俗。他們因考古發現而穿越時空,重新聚集在一起——

懸泉置負責人嗇夫,是驛站的長官,他為我們留下了記錄招待西域各國使節飲食起居的簡牘。從他的墓葬出土的簡牘上可看到,當年長羅侯常惠出使烏孫時,懸泉置招待其路過軍吏的費用記錄;

他是絲路胡商涼州薩保史君,曾帶領商隊往返于絲綢之路,從他留下的復刻石堂中,可看到中西合璧、繁雜華麗的花紋;

西州子錢家,曾立軍功授勛,墓志、賬歷和契約文書記錄了他的傳奇故事……

在寧夏固原博物館,展覽著沉睡在史書中的北周重臣李賢追隨宇文氏家族刀光劍影、戎馬征戰的一生。此次他的文物也來到中國絲綢博物館。李賢,字賢和,原州高平人,先祖隴西成紀(今甘肅天水)人,據墓志考證,為鮮卑拓跋氏后裔,從祖父鎮守高平算起,李氏一族三代在原州做官。李賢追隨宇文泰四處征戰,深得器重,晉升撫軍大將軍、都督等職。西魏大統二年(536年),李賢因平定豆盧狼叛亂有功升任原州刺史,執掌軍政大權。經過數年苦心經營,原州逐漸成為宇文氏家族扶持西魏和建立北周王朝的根據地。天和四年(569年)三月,李賢病逝于長安,靈柩運回原州與夫人合葬于固原西郊鄉深溝村。他的墓中出土的大量珍貴文物為我們展現了當時文化交流的廣度與深度。

在500余件展品中,有107件文物借展自有著“冬宮”之稱的俄羅斯艾爾米塔什博物館,主要是著名的巴澤雷克墓地和諾因烏拉墓地出土的文物。

絲綢是絲綢之路的主要代表。巴澤雷克6個墓葬里出土絲織品一共只有5片。作為此次展品之一的幾何紋錦殘片用考古出土實物證明了中國絲綢的外傳。另外此次也借展了一件織錦,其圖案風格與戰國時期的幾何紋樣完全一致。有錦有繡,所謂的錦繡之程,從這一時期已經走向歐亞草原。巴澤雷克文化位于阿爾泰山地區。由于阿爾泰盛產黃金,他們也被稱為黃金守護者。他們以游牧為生,羊毛為衣,原木為屋,黃金為飾,沿著陰山、燕山一路向東。同時阿爾泰位于草原上的交通要道,和東西方來往甚多。巴澤雷克墓地的年代集中在公元前3世紀,屬于等級不是最高的貴族墓地。

匈奴是戰國兩漢時期北方強大的游牧部落。但自武帝以來,許多匈奴部眾紛紛南下歸附漢王朝。到公元前1世紀后半葉,漢匈邊境出現寧靜的局勢,兩地使者往來,商貿繁榮。1912年,蒙古國諾彥烏拉山谷發現的公元1世紀前后的一處匈奴高級貴族墓葬,正是這一時期匈漢和好、絲路通達的見證。墓中隨葬品顯示,匈奴貴族十分喜好漢王朝饋贈的各類玉器、銅器和漆器,其中一件漆耳杯上刻有漢哀帝建平五年(公元前2年)的銘文。還有大量的絲綢服飾,包括整件褲子、衣服和袍子等。作為此次展品之一的山石鳥樹紋錦是諾彥烏拉出土的最為重要的織錦。正如漢代賈誼所言“匈奴之來者,家長已上,固必衣繡;家少者必衣文錦”。

13個人物的故事,重現了數千年絲路歲月的風云變幻。他們各有各的傳奇,各有各的悲喜。但是每個人的一生,都再現不同時期絲綢之路沿途不同地區的時代特征及文化碰撞。

重庆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責任編輯:陳誠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23-63856943

【打印文章】